半糖

喝奶茶喝出来的灵感,看标题就知道是个校园傻白甜QWQ慎入。

阳光透过玻璃洒在少年的脸上,温和了带着棱角的脸庞,本就白嫩的皮肤也经它这么一照,像融化的奶油冰淇淋似的,泛着暖融融的橙黄色,甜腻的流到了心里。

刘昊然看得出神,扒着门框的手一松,人差点摔在地上。但很快挺直站好,深呼一口气后,又是平常神采奕奕的模样。

“我订了奶茶,在宿舍等我吧。”

低沉温润的声音自上前方传来,还在和数学做斗争的吴磊抬起头,看见刘昊然正一手撑着一边的桌角,脸越凑越近,嘴角勾起,露出的两颗虎牙让人移不开眼。

“谁要等你啊,我拿了就走。”

吴磊笑得灿烂,毫无做题思路被打断的懊恼,看得出他是真的开心,眼睛像月牙似的弯起,里面装了星星又或是镶了钻石般的闪亮。

刘昊然迷迷糊糊地听着他有些娇气的语调,他真是爱死了他这幅恃宠而骄的模样。

“听你的。”刘昊然忍不住在吴磊白嫩的小脸上轻轻一啄,笑得傻兮兮。

“哼,还不走?”吴磊满意地轻哼,又看他笑得太蠢,被人看见估计有损他学生会主席的形象,故意拉长语调下了逐客令,“学生会主席还迟到,丢不丢人呐。”

“只要是你高兴,管什么丢人不丢人啊。”刘昊然情话说得贼溜,三言两语就让吴磊红了耳尖。

“行啦,快走吧你!”

掩饰不住的羞涩令他烦躁,有些用力的推开他,看他装作一脸受伤连连后退几步的模样又忍不住笑了出来。

“我说真的,他们都等你呢。”

吴磊一心想着别人,却从未考虑过自己的模样令刘昊然心疼,他一直都这样,身体不舒服还硬撑着替别人当代班主持,总是等自己等到无聊睡着,但每次还是只想着别让他们久等。

想到这里,刘昊然鼻子一酸,面如少女却怀着一颗老妈子的心里全都是我们家磊磊怎么能这么好我好心疼QWQ然后惨遭心疼对象的嫌弃脸。

“那我很快就回来。”刘昊然终是不舍地揉了揉他的头发,跑着出了教室。

教室本就不大,刘昊然跑得又快,吴磊没能看着他一点一点变小,然后缩成一个小黑点,消失。只是一个拐角就没影了,整个人像凭空消失了一样。

吴磊心里空落落的,免不了又要胡思乱想。题是写不下去了,扰乱他心思的罪魁祸首也跑了,再呆下去已经没什么意义,只能收拾收拾向宿舍走去。

高三宿舍是四人间,刘昊然他们班正好多出来一个,而为了节省资源,学校一般都会让多出来的和别的班拼宿舍,但刘昊然可不是一般人,自告奋勇地把自己的床位让出来,把舍友和宿管感动的一塌糊涂,又仗着学生会主席的特权,跟校长单申请了一间宿舍。

不知不觉就走到了刘昊然的宿舍门口,吴磊熟练地打开门,因为只有一个人所以显得格外整洁。再加上俩人都有点洁癖,即使没有宿管老师毫无人性的要求,也整不出什么花样来。

吴磊把钥匙扔在刘昊然桌上,顺手抽走了夹在桌缝里的洗澡卡。

宿舍对面恰巧是独立卫生间,里面还有淋浴间。因为之前坏了,修好了也一直没开放,大多学生都不知道这儿能洗澡,偏偏他刘昊然就知道,经过一番软磨硬泡,终于从宿管老师手中拿到了钥匙。

这也让吴磊也免去了同舍友争洗澡卡同整栋楼里洗澡的人争喷头的艰苦。

“单间就是好啊!”不到十分钟,吴磊就一身清爽的从浴室里出来了,踩着洗澡时间的最后一分钟,吴磊忍不住心疼了刘昊然三秒。

回了宿舍头发还来不及擦,手机就响了,吴磊抓起毛巾把手擦了擦就去点了接听键。

“喂?您订的奶茶?”

“啊对,那个我刚洗完头,您等会儿,我马上就到。”

对面快递小哥是上海人,吴磊听着怪亲切的,把头发往后一捋就匆匆跑出了宿舍楼,回头率百分之百,接奶茶的时候头发还往下滴水,还有一滴掉在了睫毛上。

“您的手机号后四位是?”快递小哥承认打从吴磊一出来,就被惊艳到了,笑得有些痴汉但还是很敬业的没有忘记本职工作。

“哎呀!我这不头发都没干就出来了吗,还有这个必要吗?”吴磊仗着一米八的个子豪爽地拍了拍快递小哥的肩膀,一副“咱俩谁跟谁”的模样,但还是很听话的报了手机后四位,“1226。”

送走了快递小哥,吴磊心满意足地提着两杯奶茶一蹦一跳的回了宿舍。

刘昊然的那杯是半糖,加冰。而吴磊平时都是喝热的,刘昊然也只是按着他的习惯来,标准糖,热杯。

“唔!好喝!”刚一进屋,吴磊就迫不及待地打开了袋子,把管翻出来插进去,猛吸了一口。

香滑温热的奶茶瞬间驱走了从外面带进来的冷气,吴磊抱着奶茶,感觉身上暖和和的,就自然把擦头发的事又忘到八十年后了。

吃着嘴里的,还瞧着锅里的。

吴磊手里拿着一杯,又忍不住看刘昊然的那杯——加了冰的奶茶与室温不符,杯壁上冒出小小的水珠,放在这即逝的夏天里,显得十分诱人。

“反正喝一口他也不会知道。”吴磊自顾自地嘟囔着,开始逐步向那杯奶茶靠近。

毕竟不是自己的,又怀着怕被发现的紧张,吴磊很是小心翼翼地捏着吸管,小小得嘬了一口。

扑鼻而来的清新茶香伴着浓郁的奶味,因为甜度的减少而显得味道格外香醇,再加上冰块,更是入口清爽,馨香绕人。

直到奶茶下了肚,才有淡淡的甜味显出来,不再那么喧宾夺主,却更让人回味无穷。

看似清淡,却隐藏着无法想象的香浓  ,这样的味道,很像刘昊然。

看刘昊然的第一眼,不会太让人注意,只有接触后,你才会知道,他是多么闪耀的一个人。

“你喝了我那杯啊,怎么样,好喝吗?”

正想着,人就来了,吴磊有些愣愣地抱着奶茶,面对推门而入的刘昊然一时作不出任何反应。

“嗯?头发又没擦。”刘昊然看着吴磊呆萌的样子忍不住摸了一把头,结果摸了一手水,有些无奈,从柜子里拿了条毛巾给他擦着头发。

“嘶!疼……刘昊然你轻点!”头发几乎要被连根拔起的剧痛让吴磊瞬间回神,忍不住痛呼出声,一回头看见刘昊然,气得恨不得抢过毛巾一把跩在这个手上没分寸的家伙脸上。

“知道疼了?以后再不擦头发干脆就剃秃了得了。”刘昊然居高临下,一点台阶都没给吴磊下,毕竟这小祖宗要不尝点苦头,恐怕永远都不把自己身体当回事。

“不擦头发也就算了,是不是还就穿成这样跑出去了?”

完全没给吴磊还嘴的机会,看着那人到现在还没来得及换的裤衩背心,刘昊然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不是……我刚洗完澡就来电话了,不能让人家久等了啊……”吴磊让刘昊然说得有点委屈,自己也确实有错,声音是越来越小。

“你就是老想着别人,什么时候想想你自己啊。”刘昊然看着小孩儿扁着嘴,语气又忍不住软了下来,蹲下身刮了刮他光滑的鼻尖。

“你要是病了,我得多心疼啊,你也想想我啊?”

“我怎么没想你了刘昊然!要不是怕你没的喝,这杯早就见底了!”刘昊然的热息慢慢靠近,吴磊头脑一热,不甘示弱似的立马出口反驳,高举着刘昊然的奶茶,不打自招。

“噗,好喝吗?”刘昊然看着自家恋人那副可爱的模样实在忍不住笑了出来,又忍不住调戏道,“那你这是想和我间接接吻吗?”

“是又怎么样!”才反应过来的吴磊找着台阶就下,反正又不是我吃亏。

“间接的多没意思,我们来直接的啊!”刘昊然眯着眼,舔了舔有些干裂的嘴唇,他一路跑回来的,就是为了早点从眼前这个人那里得到滋润。

如今心心念念的人就在眼前,刘昊然早已按耐不住,一口咬住爱人的唇,虎牙轻轻抵在他的唇角,用舌轻撩他的上唇。吴磊的上唇薄,极为敏感,不久就沦陷在刘昊然温柔的攻势下。

灵巧的舌在对方柔软唇面的上转着圈,舔舐着唇上还残留的奶液,香醇的气息在口腔内迸发开来吴磊被香气引诱,主动出击,追着刘昊然的舌,大口吮吸,瞬间唇齿留香。

“刘昊yan。”

“嗯?“

“下次我也要半糖!”

“不用等下次了,这次就是你的,我的就是你的。”

2017-09-23  /  20热度

评论(4)
热度(20)